叹息声不舍身赞叹声不绝于耳,一道高光出现在了礼堂前方半空中的金属架子上,另一个身穿着黑色公主裙的女孩儿站在那儿,正冲着大家挥手。

“表演曲目《燃烧的青春》,童谣演唱及小提琴演奏者附小三年级一班司徒玥、司徒钰、方子悦;钢琴及电子键盘演奏者五一班秦子璇;灯光五一班东方雅;摇滚主唱初一二班苏秦;架子鼓手初一二班萧寒玉;电吉他演奏者高一二班玉子初、凤倾苒;低音贝斯演奏者高一一班司徒赫,谢谢大家!”

东方雅每说一个名字,灯光就打在他们的身上,场下就是一片尖叫声,场面堪比明星演唱会,让人激动不已。

语毕,东方雅冲观众席做了个标准的宫廷礼,然后场上的灯光全灭,工作人员上来收场,掌声却始终没停歇过。

秦子璇跟着大伙儿进了后台,拎着羽绒服却没有穿上,表演的反应比他们预料的还要好,总归一个多月的努力没有白费!

东方雅“蹬蹬蹬”从后台的金属架上走下来,跟着大家一起来到了安全门的侧面,礼堂里有短暂的混乱,长时间的尖叫声让评审席的老师们很崩溃,当然崩溃的人也包括穆安宁他们。

“恭喜你们,为了去我的家乡这么努力。”

穆安宁朝司徒赫走了过来,目光停留在秦子璇身上,带着几分冷意的挑衅,低头在她耳边说:“听说你在找神器?”

秦子璇因为激动发烫发红的小脸突然冷了下来,随即莞尔一笑:“我最近在看封神榜,里面有神器吗?”

“噗……”

玉子初一口水喷了出来,被凤倾苒拖进了车子里,一边走一边嚷嚷:“病人就给我好好呆着!”

司徒赫拉着秦子璇往转身离开,单凭她那张脸就已经够让人厌烦了,不过子璇这丫头还真是可爱,于是低头在她耳边道:“今天表现很好,回去有奖励。”

秦子璇狐疑的看着司徒赫,见他只是浅浅的笑,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,顺口答道:“好,说好了不许赖账啊。”

“嗯,你放心。”

司徒赫笑这揉了下她的头,上车离开了。

穆安宁她们一群盯着司徒家的两辆车消失在校园的转角处,心里复杂的心情又多了一层,她那张画究竟去哪里了?

“穆姐姐,秦子璇她真够嚣张的……”

一直保持沉默的宁娅菲突然恶狠狠的来了一句,方子卿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,她们打的都是同一个如意算盘,装!继续装!

“娅菲,司徒城跟你提过订婚的事情吗?司徒城今年十八了吧……”

穆安宁冲宁娅菲温然一笑,笑得她心底都在发颤,宁娅菲自然是明白穆安宁在提醒她什么,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。

“穆姐姐你说什么呢?我今年才十三……”

方子卿看着宁娅菲绞着裙子边心里冷笑,脸色却不变:“凤倾苒和玉子初不都才十四就订婚了,娅菲你要是不抓紧点儿,只怕司徒城就被人抢走了。”

宁娅菲看着她肩头方子卿的手,又想起来那头晚上看到的那个魔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战家给她控蛇药的条件是让她想办法帮助穆安宁,无比让穆安宁嫁进司徒家,她怎么不明白,眼前这两人都在打什么主意?

“是,我……回去探探口风。”

穆安宁形容枯槁的眼睛从宁娅菲身上收回来,抬手拉着方子卿往前走,京城也许她是动不了司徒赫,不过等他们去了湘北嘛……

元旦选拔赛的初赛再次让秦子璇他们这群嗯火遍了全校,以前只知道名字的人现在名符其实的变成公众人物,甚至还有校报的同学开始私自贩卖他们的照片,听说价格不菲。

司徒赫想过把照片的底片都要回来,后来他从同学那里看到了那些价格不菲的紧俏照片之后就放弃了,礼堂里灯光太暗,大都看不清脸,而且是远景,仔细看都看不出来是本人!

寒冬来临,他们一伙人在又一个周末迎来了初冬的第一场雪,宁静的雪花变成一个银白的世界,昏迷了一个多月的妖灵也在这一天醒了过来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我相信每个人的青春都曾经燃烧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