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的爷儿或哥儿都是五大四粗的,真的没问题吗?一个个和肖圣珺差不多啊,没有那颗红莲痣,他根本不觉得是哥儿啊。

“左安山,左副将你给爷站住!张德那小子不是你队伍里的,你凭什么管道爷我头上?”一六尺高的男人刚从营长里出来,立马一个与他差不多壮实的男人立马追出来不快道。

“他犯戒的缘由已经查明,并不能怪他,固然有错,但罚了也罚了,便想替他养养伤,他还有两年便要退伍,张德家就他一个爷儿,若留下病根怕是不妥。”左安山浅笑声,似乎并不在意。

“你这小子就知道做好人!”对方也不是真动怒,嘟噜了两句便拍拍他的肩“成吧,一起喝酒不?”

“去别的地方成,但如果还和上次一样,那种地方我就不去了。”左安山瞧着壮实,到也是温文有礼的回答道。

对方哈哈大笑越发用力的拍着他的肩“都同僚这么久,我真忘了你还是个哥儿了,成吧,咱们今儿就去酒楼喝两杯,明儿不是轮到你休息了吗?想过去哪儿?”

“就到姑苏城里买点东西。”左安山笑答。

魏博轩瞧着那人,忽然想起自己军营里的确有这么号人物。

左安山到是和他有过些接触,所以魏博轩到也知道这人些底细。

出生书香门第,上面有一个体弱的兄长,是爷儿。但他家要招兵,左安山固然是个举人但还是愿意顶替哥哥。重情重义,肚子里有点墨水,所以安排是并没安排他做普通的军人,而这人到底是哥儿,粗中有细,武艺也不赖,很快便得到提升。

从军也有快十年了吧?其实早过了退伍的年纪,怎么还留着?

魏博轩想着便让手下打听打听,一个时辰后,这左安山的生辰八字,还有背景都被放在他面前。

左家的确书香门第,但有些落魄,他家中有一个哥哥,三个哥儿的兄弟,都出嫁了。

当年也成退役,但回到家里没两个月就又回来,纸上写因嫁不出去,在家闲的烦,便干脆来军营了,还是这样利索点,过的舒服些。

刚刚左安山,他也是看到的。

身形壮实挺拔,但那张脸到是俊秀,长得不够精细,瞧着像是英俊的爷们。而非秀气的哥儿,也没那份婉约,但倒也挺好看的,站在同僚这边看的话......

但这背景和长相的确可能嫁不出去,魏博轩瞧着他的生辰八字以及材料,便回了次家。

不不不是去了次邵府...虽然他现在几乎都住在邵府了~

那天木易雅还在,坐在树下,看着不远处和白雪玩成一团的邵燚羲,神情柔和而专注。

其他几个庄家的和肖圣珺也在不远处自己干着自己的事儿,也就眼睛时不时的看看自己的猫儿而已。

“雅,瞧瞧是这个人吗?”魏博轩先把东西给木易雅过了目。

后者不置可否,但似笑非笑的瞧着不远处的邵燚羲。

魏博轩知道,就是他了!

想着先把纸塞入怀里,一个猛虎扑食!

“喵!”小乳猫一爪子撩上来。

猛虎变蠢狗,只需一秒钟呦亲~

“燚羲~”舔舔“我给你找到好继姆了。”

邵燚羲愚蠢的瞅着他,心想这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吧?

“放心,木易雅过目过哒!”所以是你放心之选

那好吧,邵燚羲想“我等会儿就给爹爹写信,既然是你的人,就顺带你去和我爹说吧。”

“成!”说着搂住邵燚羲“那我有啥好处不?”

邵燚羲知道他是要讨赏了,扭着腰勾住他的脖子亲了两口“谢谢博轩哥哥帮人家操心了么.......”

这软绵的话,真的没问题吗?!

一旁偷看的庄泽啓都快红了眼了!

可刚说完这句话的邵燚羲,还没等魏博轩激动完,就一爪子上去“好你的头!我人都没看过呢!”

魏博轩捂住脑袋,蹭着自家猫“明儿他会来姑苏城逛街买点东西,到时候偷偷带你去看如何?好咱们就要,不好就算了。”

“恩~”这才像话呢~

第二天魏博轩带着邵府一家大小,浩浩荡荡的偷偷围观了一把。

所有人都暗暗点赞“恩,这身子骨一瞧就是能照顾人的。”即墨歆瞧着连连点头“还是个举人,有孝心,好好好。”

“博轩哥,随后就交给你了!”邵燚羲说完,就吧唧亲了口他,然后拽着木易雅去看排位了“雅,要不要替你换一个?上次那店家坑我,给的不是好木料呢。”

“不错,木料和雕刻实在是糟糕,字体也不好,今日闲着就去看看。”于是,木易雅牵着邵燚羲的小爪子,为自己去看排位了......

等等,你人都在,还要什么破排位?!这么诅咒自己真的没问题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