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林恩家里出来,老爷子又让司机载着自己逛了一圈,最后把车停在了金融街附近。

或许有些事,是该亲自去了解了解。

邵景淮正在开一场很重要的会议,讲到重要处,助理悄悄进来在他耳边说:“邵总,外面有位老人家要见您。”

老人家。邵景淮立刻蹙起眉头,他应该知道是谁。

邵景淮看看这在座的人,没有多少权衡,对旁边坐着的副手说:“小叶,你来帮我把这场会开完,我有事要先出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小叶应声后,邵景淮就走出了会议室。

老爷子等在会客室里,坐在沙发上四处打量着,这里装修的很有品味,看上去是家正经公司。

没等多久,会客室的门被打开,老爷子看到了已经见过一面的邵景淮。

“白老爷子,让您久等了。”邵景淮走过来,礼貌地跟老爷子打招呼。

助理进来给他们端上两杯热水,随后出去并带上了门。

老爷子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邵景淮,说道:“怎么,不跟那晚一样叫我「爷爷」了?”

邵景淮恭敬地回答道:“那晚多有冒犯,还望见谅。”

“今天我来这,也不跟你兜圈子了。既然以橙选择了你,我就必须得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你们家和我们家,平时没有多少来往,不过对你的家庭我还是清楚的。可是你这个人,我不清楚。”

“您想知道些什么,尽管问便可。”

“我想知道的太多了,但是最想知道的,就是你当初为何要去悔婚?因为你这个错误的决定,害别人年纪轻轻就离了世,我的孙子,也就是以橙的哥哥,也因为这个意外失去双腿。”

果然老爷子还是来问这件事的,之前白以橙有交代过,让邵景淮跟老爷子好好说。邵景淮也没有瞒着什么,只是简短地解释道:“我和傅宁溪的事,确实是我好心办了坏事。我很对不起她,这些年来一直很愧疚。我不爱宁溪,所以不想耽误她,可是没想到因为这个,她会出车祸。”

“那你能保证你不会耽误以橙的一辈子?”

“在我心里,以橙和宁溪不一样。我爱以橙,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爱一个人。对于宁溪我是愧疚的,如果可以弥补,我也会尽力去弥补。但是对于以橙,我想跟她在一起,跟她结婚成立一个家庭,跟她好好地过日子,共度一生。”

邵景淮说的很认真,老爷子也有自己的思考。他说:“以橙从小就没有父母,是我一手带大的。我最怕她被人欺负,被人骗,可这个机灵鬼从小就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。现在长大了,我就怕她选了一个错误的人,开始一段错误的婚姻。她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,我不能容忍别人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伤害。”

“您放心,我也会将她当作我的宝贝,好好疼爱,好好保护。”

“你现在说这些,还太早。没有完全知道你是怎样一个人,我是不会允许你们结婚的。”

邵景淮认真地想了一下,对老爷子说:“如果您愿意,我会和以橙好好地交往,直到您觉得我们可以结婚的那天,我再正式向她求婚。”

老爷子将邵景淮的承诺放在心里,没有回话。其实他考虑了很多,这些天都在做决定。他怕任由白以橙去跟邵景淮在一起,以后会受伤,但是又怕自己现在的阻止会让白以橙恨自己。

思前想后,还是决定先让他们交往,以后能不能结婚,就看邵景淮的表现了。

对于白以橙和邵景淮,老爷子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。大概为人父母就是这样,永远在替孩子忧心。

“我现在同意你们交往,并不代表我完全认同你。如果你稍微有一点对不起以橙,我绝对不会再把她交给你。”

“您放心,她比我的生命还重要,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。”

“你记得你说的话就好。”老爷子说着起身,疲惫地迈着步伐往会客室外走。

邵景淮起身准备送他,但老爷子朝他挥挥手,示意不用了。

“你忙吧,不打扰你。”

“您慢走。”

邵景淮说不清此刻是什么心情,如释重负,又激动地难掩兴奋。

他在老爷子走后一个人坐在会客室里,想着应该第一时间告诉白以橙。他们熬过了这么多的辛苦,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。

老爷子走出邵景淮的公司,回到自己车上。司机回头问:“老爷子,我们现在回家吗?”

“回家吧,回家。”

接到邵景淮电话的白以橙站在街头久久不能回神,她没想到老爷子真的会去见邵景淮,也想不到他会同意他们的事。

本来做好了长久抗战的准备,没想到——

白以橙眼眶里的泪水夺眶而出,现在她只想做一件事:找到老爷子,然后当面谢谢他。

她的这个爷爷,终究还是疼她的。

白以橙赶到白家的时候,老爷子也是前脚刚到。

他瞧着白以橙眼睛通红的样子,一下子紧张起来,赶紧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难道那家伙欺负你了?”

白以橙哭着摇头,像小时候一样扑到老爷子的怀里,用哭腔说:“谢谢你,爷爷……”

“现在知道说谢谢我,上次还不知道是谁在跟我顶嘴。反正你好自为之,我也没有完全认同他。”

“这就够了,爷爷,谢谢你的大度。”

老爷子叹气,轻轻拍着白以橙一起一伏的后背。其实他只是妥协了而已,这么大年纪了,跟这帮孩子斗争不了。更何况,他不舍得看到白以橙难过。

他疼了这么多年的宝贝孙女,怎么可以因为他这个老头子掉眼泪呢?

“以橙啊,你也长大了,爷爷陪不了你多久了。如果有个合适的人能陪着你到老,那爷爷又怎么能拒绝呢?他不是爷爷挑的,爷爷纵然有一万个不放心,也只能相信你的选择。”

“爷爷……以前我不懂事,总跟你顶嘴,对不起。还有那天我提起奶奶——”

“爷孙两个,说什么对不起。”

白以橙从老爷子的怀里抬起头,看着这张很熟悉很熟悉的脸,却突然发现他真的老了。

小时候最强壮的臂弯,最无所不能的人,现在也只是一个古稀老人了。头发花白,满脸皱纹,可是没有变的,始终是那充满慈爱的眼神。

他看着她,安慰她哄她,像极了小时候的场景。如今她长大了,他却老了。

时光啊,何时可以慢一点,只要一点就可以了。

之前听到响声的白和睿下楼来,看到楼下这副场景时,在楼梯口站了很久。

他扶着栏杆,会心地一笑。他的这个妹妹,现在终于可以开心的笑了,终于可以跟爱的人去过他们想过的生活。

一切,雨过天晴。

“天晚了,晚上在家里住吧。”老爷子拍拍白以橙的肩膀,说道。

可是白以橙却擦着眼角的湿润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我还要去见他。”

“少见一天又不会怎么样。”

老爷子不满,白和睿这时一边说话一边下楼来:“爷爷,让以橙去吧,谈恋爱的时候都这样的。”

白以橙冲缓缓过来的白和睿笑着吐了下舌头,说道:“那我就先走了,爷爷哥哥再见。”

“真是女大不中留,唉。刚才还在我怀里哭呢,现在就笑得跟朵花似的。孩子大了,管不了咯……”